口袋根据地BBS

查看: 6217|回复: 2

复习テスト2/18[智X神兽短篇 1K计划 18题] 系列 过敏者勿入-5-19更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1-24 10:4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由基拉 于 2009-5-19 22:47 编辑

0 水君X智。
      そなたのそばに   初 出会
性质:清水 pokemonX人  糖水  拟人Pokemon有。

白银山深处。风阵阵的呼啸在空中徘徊。
“……”风呼啸,手又紧了紧。
他小小地蜷在他怀里,作着奇异的梦。嘴角扯紧。
就这么默默看着,也在时光里成为一种幸福。轻轻地手抚上那头顺滑头发,低头印下浅吻。
“……相遇就开始的幸福,智。”静吐息。他抬头望向被北风隔离的天空。

他站在水面上,直视着水里扬动的衣角,额上的装饰滑着闪亮。
—呼—,轻叹气,巡回世界只为找寻万分之一的奇迹。
说实话,倦了。
水纹摇晃。雾气蒸腾。一片被叶子掩盖的领域。偶有虫嘶,风儿渐狂。
“……啊哇!哇!!”惊心的惨叫,湖水被声音和震动泛起水纹。
有人自坡上失足了。
这么认知着,他自湖上踱开,站在岸边准备离去。……离去,再去找寻。
“……嗯!我没事!”“皮卡!”笑过带着自嘲的玩味。这把声音。
被声音吸引。他猛得回头,而后转回要迈出步的脚,看着对岸。
那双清澈得更像陷阱的眼睛。
望着呀自疼痛里拍灰站起,摸着皮卡丘的头笑。
望着他赞叹湖水清澈自然奇迹。
望着他望着自己,眼中是迷糊和欣赏,更多是惊讶。
眼神胶着。他发觉自己完全控制不了想接近他的欲望。
叹气……

“……水君?”状似梦呓,怀里人软软地将手覆上他的脸颊。“叹气?”
一阵衣服摩擦,他将智的身体姿势调整令他更加舒适,扬笑。“—在感慨我竟能拥有你这个奇迹。”“……?”眨眨眼,眼回视,绽出微笑,似乎想着什么话来对应,一分钟后又放弃。“……我爱你哦,水君。”
惊讶了一下,又温和。满足地搂住身躯,拥抱着。
—这句话,我想一直听你说,对你重复。

制止不了心的流向,直接到可怕的注视欲望甚至有段时间让他自己都怀疑自己是噶隐藏了许久的变态偷窥狂。很自我厌恶。
就这么遥遥地望着,天生的好眼力和长久锻炼下来的体力给了他充足的帮助。
然后慢慢明白了。有那家伙在的地方总会有风暴。
手撑着下颚,他望着坡下的野营者在煹火旁睡得香甜。脸上慢慢有笑,宠溺的表情像沉溺在幻想里。这么持续了几分钟诡异的笑。在草绿暗绿里忽地站起身来,手向上展开。
雾降。
浓得几乎望不见手的大雾,丝毫不带恼人的湿气,只在空中飞着,下降。
出会
fin。
 楼主| 发表于 2008-11-24 13: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1 超梦X智。

雨上がり 始 染指香
性质:清水 pokemonX人  糖水  拟人Pokemon有。

雨季。


超梦与智数次的擦肩。
数次都互相称着相同颜色不同花纹的旧式折叠伞,在昭和式的流动音乐中望着未涸的雨过天晴,而后静静回头,眼底是空无一人的身后转角盛开得正盛的紫阳。
花颜正盛,人未老。

若无其事的回头,转角空无一人。

小小的鲤鱼旗匆匆的被挂起,大大的嘴巴一口口咬着雨季湿润的季风,高高抬着轻盈的尾巴慢慢摇晃。
超梦自知,它错过了许多次的命运,而它也只是这么知道着,从不想着去拿回。
尽管它隐约知道,那错过的命运将救赎它至今为止这无可救药的生活梦想乃至于感情,尽管它这么细细的察觉到,它也不曾去挽留。

“……那是属于活的名正言顺的那些生物们的世界。”清澈崖前闪耀的阳光雾气中摇晃着无数的诗意,凛凛的有如急冻鸟遗落的那遍地冰凌,深透着清晨刺骨的寒意。
它无数次的站在那个可以俯视整个清澈湖的地点喃喃,坚定的语音像是在对着四周流动不停的空气说,更像在说服自己。
坚定的似乎深怕一个不小心,愿望就被外面的清新给夺去,就有如紫阳的凋零。

直到有一天,他们在擦肩的同时,举起了互相掩盖着的伞沿。

“人类,为什么救我。”
“……救你需要理由吗?”

超梦认为自己足够强大,无论是可以蔑视任何pokemon的力量以及绝对无可侵犯的坚强。
它一度这么认为着。

知道他出现前,它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一次,一次。
智一次次的出现,于是超梦病了。
生了毒藓的坚强片片的堆在角落里继续碎裂。
小小的鲤鱼旗轻轻的摇晃,心境不外乎狂风暴雨前的平静安详。

智身上的香气,是属于外围世界的甜蜜。
超梦这么确信着,只将围着他细小肩膀的手再紧了一紧。

那些自然的生物们,为了他们的父母手足而活着生长愉快悲哀。
超梦望着愈来愈远的清澈崖,淡淡的诧异自己竟然没有感觉到一丝的不舍和悲哀。
结束那段似乎无法留下任何印象的生活后,超梦仰望天空雨水漫落,计算着无数次和他擦肩而过的岁月,散散的,就好比紫阳花的醺染。


散散的,被雨水打落,消失在雨季的逝世里。


“智,为什么你救了我。”
“—超梦身上,有与我相同的味道。”


“那是属于拥有未来的人特有的香气。”


“我需要你。”

正如你需要我一般。


fin。
 楼主| 发表于 2009-5-19 22:47:34 | 显示全部楼层

2 凤王X智。

本帖最后由 由基拉 于 2009-5-19 22:51 编辑

2 凤王X智。
       声バナシ  その世界の底何やら。
性质:清水 pokemonX人  糖水  拟人Pokemon有。

“我爱你。”
“我也爱你。”
这是最原始的爱情童话。

花眩色的彩虹。
彩虹色的梦想。
梦想中的深渊。
深渊中的独花。

智在无数次跌倒后,仍旧没有忘记过抬头仰望天空。
那几乎是一种改变不了的习惯,刚刚养成的习惯,被人操纵似的习惯。
因为每每当他抬头,总是或远或近的有那么一条彩色的线,隐隐约约的,像是画着那条旅途的终点。
又像是天空的海平线。

“嫁给我好吗?”
“好的。”
这曾经是最甜美的情话。

花不曾失去颜色。
颜色并不曾减少。
减少的是他的岁数。
减少的是他的梦想?

凤王喜欢在宫殿的某个水晶色角落暗暗一遍遍的回味那次次的奇迹。
为他担心,为他愉悦,为他愤怒,为他哀愁。
尽管什么也无法为他做。

他可以通过水君的眼睛追逐他。
就算水君被误会成跟踪魔。

他可以命令炎帝把大好的温泉烧个一干二净。
甚至那片森林出现了两个无法填补的枯竭。

他可以对雷公的罗莉控不管不问。
话先说前面,他不是正太控啊混D!

他甚至可以陶醉的看着路基亚被他自己的部从打的遍体鳞伤却还笑眯眯的沉浸在他紧紧皱起的眉间那纹理的美好中。

……他令人盲目。

“你终会离我远去。”
“是。”
“但我不会离开你。”
“这就足够。”
F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根据地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